rss 推薦閱讀 wap

中國教育網,小狀元網,家校共建網!

熱門關鍵詞:  as  臨朐  請輸入關鍵詞  請輸入關鍵詞  美術寶
首頁 教育資訊 政策法規 智力開發 藝術培養 性格心理 語言能力 學段學情 民生焦點 出國留學 高等教育

全球疫情背景下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的突變及應對

發布時間:2020-12-19 11:02:32 已有: 人閱讀

  周洪宇(1958—),男,湖北武漢人,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教育史、教育政策等研究。

  摘要:教育對外開放是我國改革開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目前已經是全球第一大國際生源國。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教育對外開放。黨的以來,總對教育對外開放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無論是教育主管部門還是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都深刻地認識到了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但自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的留學政策卻日趨收緊,不斷反復,使赴外留學,尤其是赴美留學具有明顯的不確定性,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從當前我國留學的基本現狀與發展趨勢來看,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變,全球化趨勢沒變,我國對外開放的政策沒變。因此,辯證認識疫情背景下留學的總體形勢,積極應對,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及制度成為當務之急。

  自2017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后,處處奉行“美國優先”的政策,放棄多項條約和協議,不僅繼承了美國政府一貫遏制中國的做法,并變得更加變本加厲。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下,美國加快了對華政策的調整,留學政策趨于收緊,而且多次反復,令人眼花繚亂,給留學生及其家長帶來了很大的困惑和擔憂,國內社會各界特別是留學生及其家長對此也十分關注。本文從當前我國留學的基本現狀與發展趨勢入手,辯證認識疫情背景下留學的總體形勢,提出有關應對之策。

  自2017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后,處處奉行“美國優先”的政策,放棄多項條約和協議,不僅繼承了美國政府一貫遏制中國的做法,并變得更加變本加厲。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下,美國加快了對華政策的調整,留學政策趨于收緊,而且多次反復,令人眼花繚亂,給留學生及其家長帶來了很大的困惑和擔憂,國內社會各界特別是留學生及其家長對此也十分關注。本文從當前我國留學的基本現狀與發展趨勢入手,辯證認識疫情背景下留學的總體形勢,提出有關應對之策。

  據教育部網站數據顯示:2018年度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66.21萬人,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51.94萬人。與2017年度的統計數據相比,2018年度出國留學人數增加5.37萬人,增長8.83%;留學回國人數增加3.85萬人,增長8%。據統計,從1978—2018年底,我國各類出國留學人員員累計達585.71萬人[1]。

  從近年各主要留學目的國政策變動情況來分析,英國、加拿大等國家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實行寬松政策,而美國等部分西方發達國家收緊對中國留學生的申請政策。2018年中國留學生赴美求學人數高達36.3萬,從2010—2018年,每年赴美留學人數增長近3倍,但從2014年、2015年開始,年增速開始大幅下滑,2018年赴美留學人數增速僅3.5%[2] 。我國出國留學人員增速放緩,但留學生數量依然保持全球第一位。我國仍然是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國家的最主要留學生源國。

  目前,我國留學活動處于高速發展時期。近年來,我國的留學人數持續上漲,留學關注度顯著提升,留學呈現低齡化、多樣化、理性化等重要特點和發展趨勢。

  一是留學人數不斷增長,低齡化趨勢進一步顯現。近年來,我國赴美留學人群已經不斷從高等教育階段往基礎教育階段延伸,且我國處于基礎教育階段的赴美留學生人數正持續增長[3]。中國教育在線中國出國留學發展趨勢報告》指出,低齡化留學趨勢加劇,出國讀中學的增長率超過讀本科的增長率[4]。

  二是美、英、加、澳仍是主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現留學熱潮。在留學國家的選擇上,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仍是當前四大熱門留學目的國!2019出國留學藍皮書》的調研結果顯示,選擇美國作為留學首選地的中國學生及家長比例占到24%,選擇加拿大的占到14%,選擇英國及澳大利亞的各占13%[5]。美國《2019門戶開放報告》(Open Doors in 2019)的數據顯示,我國赴美留學人數保持約20年的增長,并連續10年成為美國國際學生第一大生源國,2018—2019學年,中國有36.95萬名學生赴美留學,比2017—2018學年增長了1.7%,依然約占美國國際學生的1/3[6]。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實施,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始學歷互認,留學生前往相關國家留學的熱情不斷高漲,使得這些國家成為新的留學增長點。

  三是預計2020年出國留學人數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調整的影響同比會有所下降,但未來仍然有較大需求。17年前,“非典”席卷全球,出國留學人數也出現下降,但在兩年之后,留學人數逐年增長,預計未來幾年這種情況還會出現。

  準確研判、把握形勢是科學制定對外政策方針的前提?傊赋觯“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會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沖擊。越是在這個時候,越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看待我國發展,越要增強信心、堅定信心。”[7]這為我們理性認識疫情所帶來的影響提供了方的指導,對于科學認識、準確把握當前以美國為首的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突變的形勢具有重要意義。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來,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的一些政客和媒體,為了推卸防控不力的責任,將疫情化,利用疫情竭盡混淆視聽之能事,極力制造謊言和恐慌,大肆渲染歧視和偏見,不斷對我國進行“污名化”,企圖抹黑、“甩鍋”中國,制造對我國不利的國際環境,也為國際關系蒙上了層層陰影,同時導致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發生突變。

  當前國際形勢錯綜復雜,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這一局勢,既不能盲目自大,也不能驚慌不已,不知所措。“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并不是強調變局是百年一遇的,而是指經歷了百年的發展與演變,國際社會出現了一種重大調整的可能。這種變化是絕對的,也是相對的,變化是在“變”與“不變”的相互比較中被識別出來的。“變”與“不變”并存,仍然是當今世界形勢的主要形態[8]。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這是在對時代趨勢和世界形勢進行了全面深刻分析基礎上得出的科學論斷。世界處于和平與發展為主題的時代,為中國和平發展提供了根本的前提條件和現實可能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根本外部條件。正確認識和把握時代主題,是一個十分重大的問題,是各國政府制定國內外各種政策的基本依據,攸關一國的戰略全局和國計民生。同樣,順應時代潮流,認清時代主題,是我國制定國內發展戰略以及外交戰略方針和外交政策的一個基本出發點,也是當代中國發展的重要經驗之一[9]。

  數十年來,盡管國際形勢風云變幻,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變,國際社會的主流訴求不是戰爭,而是謀和平、求發展、促合作。因此,要把握歷史發展規律,順應時代發展潮流,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反對單邊主義和霸權主義,堅持多邊主義和國際關系化,為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斷注入正能量。即便是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政客倒行逆施,想開歷史倒車,搞新“冷戰”,也無法改變歷史發展規律,更無法阻止時代發展潮流。

  當然,我們既要肯定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又要看到”和平“與“發展”的背景與內涵等確實與過去有很大不同,既要看到“不變”的一面,也要看到“變”的一面。

  在疫情全球蔓延背景下,“國家主義”回歸、權力進一步抬頭、多邊主義勢頭受挫、國際組織作用有所下降,大國戰略關系變化使中國和平發展所面臨的外部環境更為復雜。當前,國際體系基礎正在發生變化,國際秩序面臨調整,可以說是一個充滿矛盾、競爭并加快重組的時期[10]。但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和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仍在持續推進,國際社會日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據2020年7月17日媒體報道,美國前顧問博爾頓認為,美中兩國之間有可能出現經濟脫鉤,這種情況正在發生。博爾頓7月15日在一個活動上發表講話時聲稱,美國企業已經在考慮將其供應鏈逐步遷出中國,美中之間也有可能出現金融脫鉤,即美國切斷中國或香港進入美元結算市場渠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與楊潔篪夏威夷會談后僅一天,特朗普6月18日在推特(Twitter)上放話威脅,“美中完全脫鉤仍是政策選項”。他稱:“這不是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錯,因為也許是我沒有說清楚。但在各種情況下,美國絕對都保留了與中國完全脫鉤的政策選項。”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重要判斷,美國正在進行的一切是它試圖與中國進行“戰略脫鉤”,近期在經貿、金融、、外交、科技、教育(包括留學)等方面所采取的一系列遏華打壓措施都是這種“脫鉤政策”的具體體現。但中美之間能否“戰略脫鉤”以及這種“脫鉤政策”究竟能否完全實施,“脫鉤”能否走遠,并不完全取決于美國政府一方的主觀愿望,還會受到整個世界發展的整體趨勢、美國內部各種、經濟、科技、教育、文化等力量,特別是中國自身發展態勢的制約。最終都必然按照歷史發展的自身規律回到各國之間的關系正;壍郎。

  有專家認為,目前,中美之間的摩擦和競爭進入了一個戰略相持階段。從短期(5年)和中期(10-15年)來看,中美關系會處于一個以競爭為主的新常態。這意味著兩國關系從過去的“在合作中存在競爭”,轉變為現在的“在競爭中謀求某些合作”。從長期來看(30-50年),中美之間的合作可以有謹慎樂觀的期待。因為,當前發展中美合作關系,擁有經濟、安全和人文交流三大支柱,這是兩國關系一定能走出風風雨雨,終究要好起來的主要因素[11]。

  全球化是一個歷史進程,這個進程從18世紀末以蒸汽機為標志的第一次工業開始,經歷了19世紀末以電力為標志的第二次工業,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信息為標志的第三次工業,至今已有200多年,伴隨著以人工智能、物聯網、機器人技術、量子信息技術、虛擬現實以及生物技術等為主的第四次工業的到來,經濟全球化趨勢進一步加強。2017年1月17日,國家主席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就深刻指出:“歷史地看,經濟全球化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不是哪些人、哪些國家人為造出來的。”[12]同時,還作出“世界經濟的大海,你要還是不要,都在那兒,是回避不了的。想人為切斷各國經濟的資金流、技術流、產品流、產業流、人員流,讓世界經濟的大海退回到一個一個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12]這一重要論斷。2019年11月5日,國家主席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主旨演講時指出:“長江、尼羅河、亞馬孫河、多瑙河晝夜不息、奔騰向前,盡管會出現一些回頭浪,盡管會遇到很多險灘暗礁,但大江大河奔騰向前的勢頭是誰也阻擋不了的。”[13]的進一步深刻揭示了經濟全球化的不可逆轉,全球化的歷史進程并沒有結束。

  2020年7月6日,美國移民海關執法局(ICE)發布一項新規,該規定稱,如果在美國攻讀學位的國際留學生,其所在的學校只提供在線教學,那么這些學生將不得不離開美國,或面臨被驅逐的風險。該規定發布后,引起一片嘩然,隨即遭到了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等高校反對,并將相關政府機構告上法庭。之后,共有59個高校加入了這一名為“破冰(Break ICE)”的行動,谷歌、Facebook和推特等科技公司也表示支持訴訟,他們認為,該政策將損害公司業務。7月14日,就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對聯邦政府提起訴訟一案,馬薩諸塞州聯邦法院在聽證會上宣布,特朗普政府同意撤銷其最近發布的具有爭議的新規。還沒有等到判決結果,特朗普政府就撤銷了“留學生只上網課將被遣返”的規定,這是特朗普政府在留學生政策上的罕見大逆轉。

  由此可見,美國教育界重視正常文化教育交流的力量具有重要的作用,今后還會繼續發揮作用。同時反映出美國國內執政黨與在野黨、政府與社會、政客與民眾等對留學政策的看法和立場并不一致,有多股力量在與美國政府逆潮流的政策進行博弈。正如學者楊超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所說,從戰略成本收益角度來說,徹底脫鉤與對立,對于美國來說,成本太高,而收獲太少,因此暫時無法成為政策選項。

  盡管目前中美關系已經呈現“螺旋式下降”格局,甚至美國也不掩飾“脫鉤意圖”。但由于中國龐大的市場規模和與全球價值鏈的深度耦合,只要中國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美國單方面脫鉤的意圖最終只會導致美國的“自我孤立”。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就指出:“通過讓中國企業從美國交易所退市來達到使中國與美國市場脫鉤的目的是個糟糕的主意。”[14]同時,他還說:“這樣做最終會威脅到美國在金融領域的領導地位以及紐約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東京、倫敦和新加坡等金融中心將從中受益,長期來看上海也會受益。”[14]

  同樣道理,如果美國試圖將教育全部化,改變教育政策(包括中國留學生政策等),那最終受到損害的還是美國自己。世界上最優秀的生源、最優秀的人才,將會轉移并流失到其他發達國家,如英國、德國、法國、瑞士、芬蘭等國?偛吭O在北京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發布的一篇報告稱,英國今年首次超過美國,成為中國學生的首選留學目的地。該公司對中國學生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42%的學生希望到英國學習,只有37%選擇美國。這與四年前截然不同:當時,30%受訪者希望到英國留學,46%的人計劃到美國留學[15]。

  總之,疫情背景下的國際形勢發生了變化,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變;部分西方發達國家對外戰略發生了變化,但全球化的趨勢沒有變;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發生了變化,但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政策沒有變。而且,在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內,我國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由世界教育“追趕者”向“并跑者”發展的過程特征沒有變,我國推進教育對外開放的基本出發點沒有變,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政策沒有變也不會變。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只要“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保持改革開放的定力,發揮中國“世界最大消費市場、最大留學市場、最大人才市場的潛力”,天就不會塌下來。

  留學政策的突變留學事業歷來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1978年,同志以前瞻的戰略眼光,作出了恢復派遣留學生的重大決策,也由此開啟了我國當代對外開放的大門。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留學事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在改革開放的新時期,我們要進一步堅持統籌謀劃,突出工作重點,更好發揮作用,提升留學工作水平。

  教育對外開放是我國改革開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以來,總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2014年,總對留學工作作出重要指示:“留學工作要適應國家發展大勢和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統籌謀劃出國留學和來華留學,綜合運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培養造就更多優秀人才,努力開創留學工作新局面。”[16]2019年3月20日,國家主席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哈佛大學校長巴科時指出:“教育交流合作是中美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有助于增進中美友好的基礎。”“我們主張互學互鑒,鼓勵留學,支持中外教育交流合作,希望中美人文交流取得更多積極成果。”[17]因此,要把總關于教育對外開放的重要論述作為做好疫情背景下的留學工作的指導思想和根本遵循,把統籌謀劃作為戰略思路。

  在新的歷史時期,要繼續推進教育領域有序開放,借鑒國際上先進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經驗,促進我國教育改革與發展,提升我國教育的國際地位、競爭力和影響力。在深化雙邊多邊教育合作過程中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完善教育國際交流合作機制,加強與大國、周邊國家、發展中國家及國際組織的務實合作,形成合作共贏的教育對外開放局面。

  2020年6月,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新冠肺炎疫情給留學和海外留學人員的健康、安全、學業等帶來挑戰。有關部門應貫徹落實《意見》,落實黨和國家對海外留學人員的關心關愛,努力克服疫情影響,維護廣大留學人員的切身利益和合法權益。

  有關部門要繼續通過出國留學渠道培養我國現代化建設需要的各類人才,積極開拓優質教育資源合作渠道,拓展出國留學空間。同時,下大力氣完善“平安留學”機制,將應對疫情過程中摸索出的行之有效的做法進一步制度化、常態化,為廣大學子實現留學夢保駕護航[18]。

  總之,疫情對出國留學的影響只是暫時的,不是永久的。當前留學生面臨的困境經過各方的努力,終究是會過去的。

 。ㄈ┪⒂^層面:具體舉措——積極探索推進“轉學”“插班”“學分互認”“借讀”等形式,并拓展出國留學空間

  按照我國現有的政策,當前,未完成學業的本科階段留學生,如果想回國進入普通高校完成學業,只能參加統一高考或者參加高考,不能像國外一樣自由轉學,且即便學生考上普通高校,不論之前在海外高校已經讀到大幾,也只能重新從大一開始學習,而不能在國內高校承認其在國外高校已獲學分的基礎上繼續學習,這相當于把留學生在國外就學的經歷全部歸零。這個規定是不合理的,也與國際的慣例不相符。2020年全國“”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倪閩景就提出,這不合理,也不符合國際慣例。為此,倪閩景提出,如果留學生愿意去高職高專學習,可采用免試入學方式;對于希望轉入本科高校的歸國留學生,則可啟用插班生考試政策;建立國外高校學業成績轉換機制,按照國際通用規則,部分認可留學生在國外已經完成的學分,將這部分學分納入轉入學校的學分當中[19]。對此,教育界以及社會公眾也有不同觀點。如同濟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長張端鴻認為,國際高等教育跟國內高等教育之間存在很多不對接,暫時很難融合。為此,張端鴻建議,如果我國確實需要為回國后希望在國內高校繼續求學的留學生提供高等教育公共服務,可以考慮采取臨時性的借讀措施,允許這些留學生以交換生身份在國內高校學習,待新冠疫情結束后,再由留學生此前就讀的海外高校認定其歸國交流學習期間的學分即可[19]。

  要確實解決留學人員因疫情影響無法按時接受國外院校學習等問題,需要立足中國教育轉型升級,著眼長遠,為“留”“回”“去”提供制度供給。以下是幾點建議:

  第一,在目前國外留學教育的供需兩端還不十分確定的情況下,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在作出具體決策前,應先對擬回國的留學生及其家長做深入調研,全面、準確地了解他們的實際需求,在此基礎上,再制定相應的政策。一方面,我國駐外大使館、領事館應將海外高校關于入學政策、授課方式等留學生關切問題的最新信息及時匯總、反饋至國內,便于留學生及其家庭快速了解最新進展,減少他們的焦慮;另一方面,有關政府部門應幫助留學生協調諸如部分海外高校由于各種原因取消我國留學生入學資格之類的矛盾問題,等等。這是當下政府有關部門可以做、應當做和能夠做的事情。

  第二,建議教育行政部門根據分類分層、因人施策的原則,出臺相應政策,對凡是愿意回國繼續學習的留學生,根據其自身的不同情況,采取不同的政策措施,實行“轉學”。依據留學生就讀國外高校的綜合排名、所學專業以及自身的學業成績和綜合素質等,對研究生層次和本科層次的留學生,經過一定形式的考試考核,分別轉學(插班)到相應學校繼續學習;對于原來就在社區大學、一般?圃盒W習的留學生,提供合適選擇方案,經過一定形式的考核,進入國內相應層次和專業的高職院校學習。在考試考核過程中,教育行政部門應全程、全面、透明監管,確保公開、公平、公正,不影響和損害教育公平,統籌兼顧各方利益。

  第三,建議政府有關部門對于希望繼續留在國外學習,但因疫情而無法進行線下或線上學習的學生,給予相應的協助或便利,提供合適的選擇方案,協助他們聯系在國內對應對口學校學科專業繼續完成學習任務,體現國家的關懷。此外,還可以考慮采取臨時性的借讀措施,允許這些留學生以交換生身份在國內高校學習,待新冠疫情結束后,再由留學生此前就讀的海外高校認定其歸國交流學習期間的學分,至于留學生的學位最終還是由國外高校授予。近期,美國等國家的高校也在積極應對,尋找解決方案。例如,2020年5月,紐約大學就宣布了一項新計劃——“go local”,即被NYU錄取的國際生可以就近選擇紐約大學全球14個分校入學,該選項可包括面對面授課和在線課程的組合,中國學生就可以直接就讀上海紐約大學。在中國有分校區的杜克大學也發布了聲明,建議被杜克錄取的中國新生去昆山杜克大學入讀。到目前為止,已有不少大學跟進,與中國內地的大學達成了合作。例如,雪城大學與華東師范大學達成合作,中國學生無法在2020秋季赴美入學就讀的,可以選擇先在華東師范大學進行學習,該學術項目的周期為2020年8月22日—12月10日;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與浙江大學合作,UIUC工程學院和文理學院的中國學生,可以在今年秋季學期先選擇浙江大學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校區聯合學院入學。

  第四,由于轉學、插班、免試入學以及學位授予等政策措施涉及國家有關法律法規的調整,相關行政部門應盡快調整政策,甚至有關機構需采取“釋法“的方式予以變通解決。如對2004年被教育部廢止的原國家教委1990年出臺的《關于出國留學生回國學習有關問題的通知》這類部門規章制度,對其合理的內容進行修改完善后重新以某種規章制度的形式發布實施。如涉及到更高層次有關教育法律的,則可提請全國會以作出授權國務院在某些地方暫時調整實施有關法律規定的決定等形式,選擇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武漢、長沙、西安、廣州、沈陽、成都等作為試點省市,暫時調整相關制度的有關規定。還可在今后修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學位法》(原《學位條例》)等法律時,一并予以調整。

  第五,積極拓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空間,建立更加系統完善的留學保障及服務體系。近年來,“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不斷擴大,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多國開展教育雙邊多邊合作、學歷學位互認,上述國家正逐步成為出國留學的新熱點和增長點。數據顯示,2012年至今,中國共有40余萬人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俄羅斯、捷克等國家成為中國學生新興的留學目的地。國家相關部門可加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教育交流合作,挖掘出國留學的優質國家、地區和學校;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建立更加系統完善的留學保障及服務體系,為我國留學生開辟更大的留學空間,化解因部分西方國家留學政策突變給我國留學事業帶來的不利影響,也有利于加強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的教育相通,民心相通,從而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奠定基礎。

  第六,要統籌考慮相當數量的國際高中生未來的出路問題,分類吸納消化國際高中生,盡快啟動國內國際化教育“內循環”。我國現有公辦學校國際部(國際班)、國際化特色民辦中學等有近1 000所,在校生總規模約50萬人,他們目前所學的課程與國內不兼容,除了極少部分人以外,絕大部分都沒有國內的學籍,很難轉回國內的普通高中,即使地方政府通過一定程序認定其“高中同等學歷”,使之具有高考報名資格,但其所學內容明顯與國內高中有差異。在當下的高考體系里,除了英語水平或許稍強外,并不具有其他突出優勢。因此,在新冠疫情下,國際高中生參考A-Level成績,進入國內中外合作大學,將會成為這個群體的一個新的選擇。鑒于這種情況,國家有關部門應該視情調整相關政策,對中外合作辦學模式適當放開,方便其與國內的國際高中對接,并在學歷認證上做出適當調整。當然,也要特別注意中外合作辦學招生不能影響高考公平。他們所錄取的國際高中生,未來只能頒發外方文憑,以兼顧內與外、情與理。

  第七,加快我國教育轉型升級和擴大教育對外開放并舉,建構更加開放、靈活的教育制度。如果我國教育能為學生提供高質量的國際化學習生驗和工作體驗,那中國留學生就可以不用所有時間都在國外,只需要部分時間出國學習。為此,我國要繼續擴大教育對外開放力度,建構更加開放、靈活的教育制度。包括構建國際化背景下的全民終身學習體系,建立留學生出國學習與回國學習的銜接制度,為留學生回國繼續學業提供制度供給。如此,不僅可為我國留學生提供優質的國際化學習體驗,也可以為世界各國學生提供更加優質的留學服務,構建真正國際化的終身學習體系,促進我國由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國向亞洲乃至世界最優質的留學目的國轉型。在這次疫情的推動下,如果能充分把握機遇,中國教育將實現快速轉型升級,加快教育國際化進程。

  總之,我們要對未來留學生出國和回國學習等問題做統籌規劃,借解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新問題為契機,盡快調整相應的政策,完善相應的法律法規,建設更加有利于全面對外開放,有利于培養、造就各類高層次人才與國際接軌的留學和轉學等制度。要實現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必須把教育事業放在優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現代化,辦好人民滿意教育的目標,落實《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以及建設教育強國的任務,關鍵在于我們要做好自己的事,以此應對各種變局,建好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

  [3]陸航.近十年(2006—2016)來中國高校赴美留學學生發展狀況、特征及展望——基于《門戶開放報告》的分析[J].現代教育管理,2018(2).

  [5]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出國留學藍皮書 基于留學中介評價指數[Z].北京:中信出版社.2019.

  [7].毫不放松抓緊抓實抓細防控工作 統籌做好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EB/OL].(2020-02-24).

  [12].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和訪問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時的演講[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13].開放合作 命運與共——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9.

  [15]中國學生赴美國留學意愿銳減 英校擔心北京出臺“留學禁令”.參考消息[N].2020-07-20.

  [16].培養更多優秀人才 開創留學工作新局面[N].人民日報,2014-12-14.

  [18]張爍.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意見 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N].人民日報,2020-06-23.

  [19]方略研究院.“留學生回國可讀高職高專”的爭議背后,不能忽視這個真問題[EB/OL].(2020-05-30).

最火資訊

首頁 | 教育資訊 | 政策法規 | 智力開發 | 藝術培養 | 性格心理 | 語言能力 | 學段學情 | 民生焦點 | 出國留學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中國教育網 www.199582.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24

電腦版 | wap

mg电子大奖图片 安装琼崖海南麻将 下载炸金花游戏 快乐10分软件下载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吉林微乐麻将最新版本 2012雷霆vs马刺6月5日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安徽麻将官网 捕鸟达人电脑单机版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一定牛 开元棋牌下载 江西快三开奖数据 真钱手机棋牌哪个好 苹果怎么安装不了微乐 体彩大乐透预测下一期 心悦麻将闪退怎么办